04:春节特刊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     
2019年0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年夜饭,最温暖的仪式
张 黎
王近松正在包饺子
  □ 本报记者 张 黎

  对于一放寒假就按捺不住思乡之情的“00后”大一学生王近松来说,回家的意义除了在于与家人团聚,还在于春节,在于记忆里年夜饭中的那份年味。

  “小时候,亲戚家开了个百货店,临近春节,前来购买烟花爆竹、各类糖果、花生瓜子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我们就得去帮忙。”在幼年王近松的心里,当大家把满满的年货带回家时,也就把“年”带回了家。

  “后来,父母外出务工,我们也外出求学,只有年终回到故乡,全家人才能聚在一起。”这时,王近松才惊觉:年味,其实就是家的味道。

  王近松笑着告诉记者,每到过年,他的母亲总会问大家:你们想吃什么呢?儿女们笑着说:随便,您随便做。于是,年夜饭年年依旧。

  说到这,王近松感慨:“其实,不管吃什么,只要家人从不同的地方赶回来,人聚到一起,年味就浓了。年夜饭,是中国人一年到头最温暖、最柔情的仪式。”

  话虽如此,年夜饭里的“重头戏”——饺子,却是王近松的最爱。大年三十,睡到日上三竿,等他起床走进厨房时,母亲已经调好了饺子馅、和好了面。这时,他便接过母亲手里的面,将其捏成长条,再切成一个个面疙瘩递给母亲。

  看着母亲擀面皮时熟练的动作,王近松总会暗自期待:要是母亲把皮擀得厚薄不均就好了。这样,在饺子下锅后,就会有饺子馅从皮里漏出来——他吃饺子只喜欢吃馅。或许是母亲洞悉了他的小心思,又或许是母亲真的“失手”了,每年,他都能如愿吃上几个饺子馅。

  “吃年夜饭,端上桌的菜都是有好彩头的,辣子鸡有‘大吉大利’之意,红烧鱼是‘年年有余’,珍珠圆子则将思念寄托在了菜里……”王近松说,“在现在这个时代,年夜饭的菜平时就能吃上,再也不是稀罕的东西。如今,吃年夜饭并不在于它的丰富、美味,而在于团聚的幸福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。而年夜饭的味道,就是家的味道!”

  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春节特刊
   第04版:春节特刊
年味,一年比一年有盼头
年味,陪伴的味道
家人齐,在哪儿都幸福
年夜饭,最温暖的仪式
春节特刊
毕节日报春节特刊04年夜饭,最温暖的仪式 2019-02-11 2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