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:一版要闻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     
2019年0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家,不再是想回又怕回的地方
李 玲
  □ 本报记者 李 玲

  2月1日下午5点左右,31岁的王琴从金沙开着车回到了魂牵梦萦的老家——黔西县花溪乡耿底村野陇组。

  把车停稳当后,王琴不由得感叹:“哎呀,路修通了太安逸了,终于不用坐摩托车回来了!”

  作为同村人,王琴的这种感受,也是我今年回家过年最大的感受。

  20多年来,老家于我而言,是边远,闭塞,想回又怕回的地方。

  为什么会怕回呢?因为地理位置特殊、交通十分不便。

  以前回家,从毕节坐客车到黔西,又从黔西转车到太来街(小地名),到了太来街之后再坐摩托车,反复折腾好几次才能到家。

  而从太来街到家的半个小时车程里,要经过一段弯多、狭窄、坡陡、坑坑洼洼、名字叫“猫儿岩”的山路,通常技术不好、不熟悉路的摩托车师傅不敢去。有自认为技术很好、胆子也大的摩托车师傅答应去,也免不了一路胆战心惊。

  坐在摩托车后座的我,经过一路颠簸到家后,也是全身酸痛,身心俱疲。

  这种“难忘”的经历,随着2018年黔西县脱贫出列,终于从现实变成了历史,吓退很多摩托车师傅的“猫儿岩”已经变成了水泥路。

  今年回家过年,是哥哥开车来黔西接的我。虽然到“猫儿岩”时天已经黑了,可我还是看到此时的“猫儿岩”已经大不一样,于是我掏出手机准备录视频、发朋友圈,当我断断续续地打了几十个字时,一抬头,我竟然已经到家了。

  路通了,人的心境也跟着变了。除夕的前一天,吃过晚饭,堂姐、堂妹“破天荒”地约我“游马路”,一路上,三姊妹不约而同地用手机拍下家乡的美景,从黄昏到天黑,借着村街道两旁的太阳能路灯,三个人还兴奋地拍起了“艺术照”。

  如今,家,不再是想回又怕回的地方了。

  这个春节,搬张凳子坐在院坝边,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轿车和摩托车,环顾四周壁立千仞,唯有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大好山河,美不胜收。

  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春节特刊
   第04版:春节特刊
习近平向非洲联盟第32届首脑会议致贺电
荣获“贵州省园林县城”称号
春来东风劲 奋进马蹄疾
2.8亿元支持百里杜鹃乡村旅游设施建设
古镇华灯过大年
2018年农民专业合作社达2654家
过一个“闹热”的新年
家,不再是想回又怕回的地方
记忆中的年味
报头
毕节日报一版要闻01家,不再是想回又怕回的地方 2019-02-11 2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